句容热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84|回复: 4

磨盘山的毛竹究竟是不是廖家的先祖移植来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8 21: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磨盘山的毛竹究竟是不是廖家的先祖移植来的


数年前,我曾经在山水网的《句容的奇人、奇闻、奇事和野史》中说过这么一件事。我说我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曾经采访过磨盘山中的已故老人廖老六,他告诉我,他的太祖父是自“长毛”(太平军)失败后才从福建的常山来磨盘山定居的,当时磨盘山的山民全都死的死、逃的逃,于是磨盘山全都姓“廖”了,廖家顿时成了当地的“大地主”。
廖老六还告诉过我,他的太祖父来到磨盘山定居之后不久,觉得那里的地理环境和自然环境与福建的常山非常相似,于是又特地回去一趟,带了些毛竹的“鞭”(竹根)来,在磨盘山中栽下,据说磨盘山现有的毛竹林,就是这么由几根福建来的“竹鞭”繁衍起来的。
后来,我在句容的好友、原文化馆馆长王晓林先生跟帖说,他认为廖老六所说的完全不实,并批评我也误传误信误导了大家。王晓林先生认为:毛竹是句容正宗的土特产,不可能是廖家先人从福建移植过来的。
于是我俩在山水网上打了好一阵子的笔墨官司,网友们有的支持我,也有的支持他,谁也说服不了谁。我举例说句容的老县志中并没有“毛竹”这个特产,另外过去袁巷也没有杮子和毛栗子等,据说这也是逃荒的河南人在“长毛”失败后来句容定居时栽下的。许多植物一遇到类似老家的自然环境,繁殖起来是非常快的。
但是王晓林先生又认为,老县志不可能将句容所有的林木都记录在册。还有的网友说:句容并非磨盘山一处有毛竹,连下蜀都有,难道它们也是近代人从南方移植过来的?!
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谁知我与王晓林先生的网上辩论,惊动了一位现在上海定居的近过八旬的老先生。论起班辈,他是廖老六的亲侄子。论起文化,他曾经是句容建国后第一届的高中毕业生,后来还一直从事教育工作。
前不久,这位老先生通过山水网的龙小云编辑联系上了我,我与他仿佛相识多时的忘年之交,在微信与电话中无所不谈,其中自然也谈到了磨盘山的人口变迁问题,以及山中毛竹的来历。
令人想不到的是,廖老六由于不大识字,对自已的家族史了解得并不多,他对我陈述的他的太祖父是如何来磨盘山定居的故事,竟与他的侄子、这位老先生所讲的大相径庭。
据这位老先生说,老廖家并非是“长毛”造反失败之后才来磨盘山定居的,他的磨盘山家族本有一套1934年版的《廖氏家谱》,但文··革时被毁掉了,他幸存的五叔和六叔,生前一说廖家的老根在浙江,一说老根在福建,弄得后辈儿孙也不知谁说的对。
2007年,这位老先生回乡省亲,偶尔得到二哥廖德胜珍藏了几十年的一个破旧信封,此信寄自“浙江常西区天井坞(村)”,写信者为廖振榜,是当地的一个老知识分子,论起辈份,此人是老先生的远房堂叔。这位堂叔是特地来信打听廖氏家族在磨盘山的生存情况,以便编入当地新的《廖氏家谱》的。
尽管事隔了几十年,这位老先生仍如获至宝,很快就让孩子们驱车带他前去浙江常山县的天井坞村,并在那里看到了两本仅存的、1934年版的《廖氏家谱》,该家谱中还特地注明:江苏的另一套家谱,是被保存在老先生的大爷爷廖鸿福之手的。
老先生告诉我,根据《廖氏家谱》记载,老廖家的原籍并不是在福建的常山县(福建也根本没有常山县),而是在浙江常山县的天井坞村,老廖家也不是“长毛”失败之后才来磨盘山的填空者,而是在长毛之前“一百多年”就来磨盘山脚的金坛县定居了。
根据老先生所抄录的《廖氏家谱》记载:最先前来磨盘山附近定居的廖氏始祖,名叫廖上珍,他在三个弟兄中排行老二,生于1743年(清乾隆八年),殁于1805年(清嘉庆十年)。
廖上珍生前有两个妻子,大妻亡后葬于天井坞,二妻周氏葬于今之金坛县薛埠镇的致河村。不过他死了之后,尸体又被运回天井坞村与大妻合穴了。
廖上珍生有二子,一名士森,一名土尧。他们都曾经在浙江的天井坞村娶过发妻,而且这两个女人死后都葬于天井坞村。由此推断,廖上珍等父子三人很可能是在全都丧妻之后,觉得某种不适,才辗转迁徙来磨盘山脚的金坛县紫河村(现名致和村)定居的。时间应该在乾隆年间的后期。另外,从廖上珍死后被运回天井坞与大妻同穴的记述来推敲,廖士森和廖士尧也应该是廖上珍的大妻所生。
老先生所提供的资料说,廖士森生有二子,长子元达、次子元和。元和后来的情况不明,元达则生有鸿立、鸿多、鸿植、鸿林、鸿小等五个儿子,但其中只有鸿立生有一子,名叫振狗。此后,除了鸿立死后葬于金坛的致和村外,他的四个弟弟与儿子振狗都“失考”,也就相当于“全军覆没”了。
据我猜测,廖元达的子孙,可能都死于太平天国的那场战争了。
廖上珍的二儿子士尧生有元梅、元椿、元樟三个儿子。这三人都有子嗣繁衍至今,其中廖元梅已有第五代孙了。
廖元璋生有六个儿子,其中大儿子廖振福(廖老大)过继给了长兄廖鸿福,其他五个儿子,当地人俗称为廖老二、廖老三、廖老四、廖老五、廖老六。
关于磨盘山中的毛竹是否为廖家先人从“福建”运来竹鞭繁衍而成,老先生肯定地回答:确有此事,廖家人都知道这一史实!但它们不是从福建运来,而是从浙江的常山县运来的。这些竹鞭也不是廖老六的太祖父在逃难时挑来磨盘山的,而是廖家在磨盘山的先祖用船从浙江的水路运来的!
唉!事实的真相并不像廖老六生前所述,也并非我多年前之所记!
但是,我认为廖老六虽然没有什么文化,断也不会编出“太祖父在长毛失败后逃荒来磨盘山定居”这样的故事。且容我胡乱猜测,磨盘山也许本属于廖元达这一房和他的儿孙所有,但这一房的所有人都因为战乱和瘟疫而被灭门,廖老六的太祖父就是在战乱之后来“接管”磨盘山的。
另据我上网查“百度”,常山县隶属衢州市,位于浙江的西部,全县地形以丘陵为主,有“八山半水分半田”之称。这里不但盛产毛竹,也盛产篾匠。2017年春节时,在“常山县国际慢城首届农民运动会”上,就出现了一个“锯竹子”的农家特色比赛项目,每五人一组,同时锯一段毛竹,锯的段数多为胜。54岁的老篾匠周荣福在三分钟内将一根毛竹锯成四十段,独占“锯竹子”项目的鳌头!
由此看来,磨盘山毛竹的娘家,还真的在浙江的常山县!
老先生在与我的私聊中也告诉我,爷曾经考察过常山县的天井坞村,那里的地形、地貎都与磨盘山极为相似,也有与磨盘山一样用巨石磊就的梯田(当地人谓之“坎”)。故老先生认为,磨盘山中的“坎”,就是廖家依照天井坞村先人的经验打造出来的。
我与王晓林先生的那笔墨官司也许终于能划上句号了。






以下是我针对某些人质疑上文的回帖:
镇江有个扬中,扬中本名和尚洲,两三百年前还只是一片无人的沙滩,后来成了镇江金山寺的庙产,再后来成了移民的家。各位知道扬中盛产什么吗?农村家家都有的可以编菜篮、打竹蓆的小竹子!这些小竹子是地产的吗?肯定不是,是某地移民移植过来以为谋生的手段的。
句容南乡盛产山芋,山芋是当地的物产吗?肯定不是,当年它连中国的土特产都不是,而是被从南美洲移植过来的。
句容产茶,可也曾经不是土特产,它是从哪移植过来的?好像是安徽。
句容的老鹅、草莓、丁庄的葡萄……全都是被移植过来的。
中国人是哪来的?许多外国学者认为中国人的祖先源自300万年前的非洲,也有一些中国的学者认为连英语都起源于中国。老百姓当然只是在茶余假饭后听听玩,可有关方面的学者就得下死劲地往里钻了。为什么现在特别重视考古?当真是国家有钱没地方花,非得从古墓里找出什么来?



有意思的是,在1934年版的《廖氏家谱》上,还出现了两个身穿清朝官服的廖氏先祖。有心者可以回忆一下,如果您看过自己的老家谱,上面会不会也有身穿清朝官服的某位或某几位老祖宗?隐约记得我家已被火焚的老谱上,也有这样的图像。
他们真的是在某朝某代当过大官吗?
请别被误导!
我最近特地向句容著名的史志学者玩玉先生求教过,他笑答:让某位或某几位最早的先祖在家谱中穿官服,只是修家谱者对先人所表示的一种尊重,并不代表真有其事。而刻印家谱的工匠早就事先备好了几块这样的模版,张家印谱他也用,李家印谱他也用,王家印谱他还用,只是换个主人的名字罢了。
玩玉是镇江乃至全省都知名的收藏各种家谱的大家,他斥巨资收购了不少套老家谱,因而研究起句容的古人来如数家珍。据他告诉我:他收藏的家谱多了,才知道在某些不同姓氏的家谱中,穿官服先祖的头像竟是完全雷同的,于是才发现了这个不算小的秘密。
廖氏在磨盘山的两位先祖不但在官谱中穿了清代官服,头像旁还各有一首诗赞。我用白话文试着翻译了这两首诗赞,果然没看出诗赞与他们的仕途有任何关系,只是歌颂了他们安于天命,别无他想,一心在深山之中务农持家的精神。
在此也专门向玩玉先生衷心致谢!这是我在其他任何地方花钱都学不到的一个知识!
这个知识只有家谱的收藏大家才能知道,因为一般人是不会轻易看到别家姓氏的家谱的。




恕我大胆预测,若干年后,也会有一帮人辩论起丁庄的葡萄、白兔的草莓什么的源自何处。如今赵亚夫老先生还建在,我们也还都活着,都知道它的来龙去脉。上百年后,谁还会记得这些呢?




我去曾经多次去磨盘山采访,也一直以为廖家的先祖是自“长毛”之后才来磨盘山“填空”的,还把它写进了包括在《句容文史资料》在内的相关书籍,但最近才弄清,其实廖家早在乾隆年间就有人前往磨盘山脚的村中定居了。旧时磨盘山能全姓“廖”,其实并非“白捡”,而是经过了好多代人的努力奋斗。
在此也想提醒其他的句容史志研究者,今后如果撰写句容人口变迁方面的史料,要注意帮我纠正我以前所写的部分内容。
诚恳希望您继续提供廖氏家族现在磨盘山的繁衍情况。如果谁愿与我交流其他方面的史料,也请加入山水网的“QQ网友交流群“,我会在里面恭候您的到来。



看了楼上几位小主带有调侃甚至嘲讽的回帖,我挺高兴。因为回帖总比不回帖强,因为他毕竟是位有心人,敢于通过回帖亮出自己学识的高低。
坦率地说,早个数十年,如果我见有人发了为磨盘山的毛竹寻根之帖,肯定会不屑一顾,我的回帖会比楼上几位小主说得更加促狭!因为我十四五岁就遇上了“文····革”,当过“洪卫宾”,烧过家中含有所谓”封资修“内容的图书,甚至连自己家的祖宗牌位、家谱什么的,也一并附之了”丙丁“。我以为将来能当个工人,只要会喊几句口号,知道张用几段”语··录“,就能自然而然地当上”某某事业“的接班人,也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我下了乡之后,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可笑和无知。我的文化还不如乡下读过一两年私塾的老农民,我认不识女娲的“娲”字,我不知道唐宋元明清诸大王朝的排序,我不知道农民喜欢用阴历……我羞愧自己这么蠢笨,怎么竟当上了“知识青年”!
幸亏我有这么点羞耻之心,我才在后来没有完全沦落。
“三十不学徒”,可我在近三十岁时居然进了县文化局搞“创作”!创作对我来说当时极其陌生,没有人教,全得靠自己悟。可我哪里悟得出呢?此时孩子偏又出生了,我更焦头烂额!我只好不时给县广播电台写通讯报导的小稿子,以让自己和别人觉得不是废人一个。县政协出版文史资料后,我又拼命挤进去,给它写稿。
可我还是什么都不懂!
有一次,县政协安排我采访一位老先生,挖掘位于桥头“三育神学院”的相关史料。这是一家美国教会于上世纪二十年代来开办的学校,可我对教会的一点常识都没有,对有关历史背景也一点都不了解,与被采访者根本无法交流,我甚至把学校所设的“商科”写成了“伤科”……
此稿自然没被录用,而那被采访的老者因为文化有限,也无法写出这段历史。
像这样的事,当时我还经历了许多。如果我有现在这点水准,我能为句容抢救出多少的口述历史来啊!因为那时的老人,大都经过战乱,大都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可却被我错过了!
这是我终生的痛!
由于我的愚蠢,少时全然听不进老人之言,现已不知祖籍何处,族中还有哪些远亲。现在我为磨盘山的毛竹寻根,既为自己赎罪,也为他人留点老古话。至少磨盘山的廖氏家族不会感冒我的吧,天王镇镇志办的老师也不会嫌我瞎说吧。
树有根,水有源。活在世上,不是每天都在过奈何桥,不能遗忘历史。
亲爱的某些小主,听我一句劝,回去多神心点父母说的老话,您老的时候,才不会后悔!
为什么人一老了就想修家谱,都想留住自己的那点根啊!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8 21: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楼上几位小主带有调侃甚至嘲讽的回帖,我挺高兴。因为回帖总比不回帖强,因为他毕竟是位有心人,敢于通过回帖亮出自己学识的高低。
坦率地说,早个数十年,如果我见有人发了为磨盘山的毛竹寻根之帖,肯定会不屑一顾,我的回帖会比楼上几位小主说得更加促狭!因为我十四五岁就遇上了“文····革”,当过“洪卫宾”,烧过家中含有所谓”封资修“内容的图书,甚至连自己家的祖宗牌位、家谱什么的,也一并附之了”丙丁“。我以为将来能当个工人,只要会喊几句口号,知道张用几段”语··录“,就能自然而然地当上”某某事业“的接班人,也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我下了乡之后,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可笑和无知。我的文化还不如乡下读过一两年私塾的老农民,我认不识女娲的“娲”字,我不知道唐宋元明清诸大王朝的排序,我不知道农民喜欢用阴历……我羞愧自己这么蠢笨,怎么竟当上了“知识青年”!
幸亏我有这么点羞耻之心,我才在后来没有完全沦落。
“三十不学徒”,可我在近三十岁时居然进了县文化局搞“创作”!创作对我来说当时极其陌生,没有人教,全得靠自己悟。可我哪里悟得出呢?此时孩子偏又出生了,我更焦头烂额!我只好不时给县广播电台写通讯报导的小稿子,以让自己和别人觉得不是废人一个。县政协出版文史资料后,我又拼命挤进去,给它写稿。
可我还是什么都不懂!
有一次,县政协安排我采访一位老先生,挖掘位于桥头“三育神学院”的相关史料。这是一家美国教会于上世纪二十年代来开办的学校,可我对教会的一点常识都没有,对有关历史背景也一点都不了解,与被采访者根本无法交流,我甚至把学校所设的“商科”写成了“伤科”……
此稿自然没被录用,而那被采访的老者因为文化有限,也无法写出这段历史。
像这样的事,当时我还经历了许多。如果我有现在这点水准,我能为句容抢救出多少的口述历史来啊!因为那时的老人,大都经过战乱,大都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可却被我错过了!
这是我终生的痛!
由于我的愚蠢,少时全然听不进老人之言,现已不知祖籍何处,族中还有哪些远亲。现在我为磨盘山的毛竹寻根,既为自己赎罪,也为他人留点老古话。至少磨盘山的廖氏家族不会感冒我的吧,天王镇镇志办的老师也不会嫌我瞎说吧。
树有根,水有源。活在世上,不是每天都在过奈何桥,不能遗忘历史。
亲爱的某些小主,听我一句劝,回去多神心点父母说的老话,您老的时候,才不会后悔!
为什么人一老了就想修家谱,都想留住自己的那点根啊!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9 08: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有历史了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9 13: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山毛竹引发的思考,我们真的要思考的东西太多太多。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11 11: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辛苦,学习了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句容联盛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GMT+8, 2021-5-18 19: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