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容热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108|回复: 10

有关宝华山的几个另类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7 21: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有关宝华山的几个另类故事
偶读史书,忽然发现有关宝华山的几个另类故事。这些故事我若不写出来,只怕也就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如今人们值得关注的焦点太多,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淘陈芝麻烂谷子。

一、见月与香雪并非是师兄弟 
句容人应该知道,宝华山二世祖见月大和尚生前曾经对自己的弟子们说过自己的一些往事,这些往事后来被他的弟子整理出版了,这一自传体的文章书名叫《一梦漫言》。《一梦漫言》后来又被民国时的高僧弘一大师感动得唏哩哗啦,一连哭了好多回。
在《一梦漫言》中,见月多次提到了一个曾经为自己授过戒的“阇黎师”,他就是在宝华山中地位仅次于三昧的戒师香雪。阇黎,也就是高僧的意思。
香雪的法名叫戒润,俗姓陈,是今之湖北宜昌人,还是隋代智者大师的族裔。智者大师是中国十大高僧之一,也是佛教天台宗的祖师。据说智者大师在世时,净土宗、禅宗、三论宗、华严宗、唯识宗什么的,还没有形成佛门公认的门派呢。
香雪生于1598年,年长见月3岁,但他是在幼童时就进入佛门的,而见月是32岁时才在云南被剃度为僧的。
佛教的《楞严网》上说香雪“髫年依石头、度门两大师剃染,深历禅源。受具於金陵宝华山三昧寂光门下,侍从辅弼,行化十八年”。在百度百科里,香雪也被说成是宝华山一世祖三昧的弟子。
然而,此说与史实并不相符。
在见月的《一梦漫言》里,见月说过自己初来宝华山受戒时的一个小故事:
 “这一戒期读《梵网经》。香雪阇黎师(称戒师)代大座(即正座),四班首(首、西、后、堂)轮流复讲。有一天,首座师法号乐如复讲,他只把三昧和尚写的《直解》念了一遍,一字不增,一字不减,未作一点解释。我和相契合的几位戒兄并坐在一排,相互递著眼色,失口微笑。首座师看到,很不高兴,回到堂中,就指名要我们十人复讲。自来新受戒的沙弥没有这种事情,无非是用这种变通手段,逼令我们向他忏悔。过了三天、不见一人前去求悔,他只得把所开列的名单,呈送方丈。三昧和尚以为是实情举荐,就一一慈允。这真是弄假成真,再难于停止下来。
  到了我要复讲的那天,内外人众都惊骇一片,都来旁听。和尚和二位师父(香雪阇黎师和熏六教授师),也在后面设座临席,慈降加庇。所要讲的内容,是《梵网经》上卷中的《十金刚种子、第十信心位》,我开卷把文句念完,先总括说了大义,然后依文作了解释。下面听众,异口同声称赞。三昧和尚和二位师父都很欣慰。”
从见月的这段叙述中,我们已经很清楚了,香雪与三昧并非师徒关系,他俩本是平辈,香雪也根本不是见月的师兄,而是他的老师。

二、有关见月与香雪的矛盾冲突
尽管见月在《一梦漫言》中始终尊称香雪为“香阇黎师”、“香雪阇黎师”、“戒师”、“香师”或“香雪师”,但并未回避自己与香雪之间难以调和的矛盾与冲突。
见月与香雪的第一次冲突发生在崇祯十三年。此时的见月已是宝华山的监院。如果把隆昌寺比作一个企业,监院就相当于企业里的总经理,而三昧与香雪则分别相当于董事长和副 董事长。见月在《一梦漫言》中如此说道:
到了冬期,有一百余名新求戒者,均已受比丘戒毕,接著从北方又来了四人求比丘戒。和尚令香雪阇黎师为他们授沙弥十戒。香阇黎师给授了沙弥十戒后,随即又为授比丘戒。引礼师智闲把他们带到我的寮房,礼拜并通禀了授戒情况。我说:‘律中有明文规定,和尚还健在,为什么单独由一师为四人授具足比丘戒?我不是你们的教授师,也不能给你们办理僧录和发放度牒。’智闲回去禀告了香师。香阇黎师诃责我,说我目无师长,傲慢自专,就去向和尚禀白了。和尚令侍者召我去,询问理由评判是非。我说:‘香师责备在下,是从世俗之礼出发。在下遵奉佛制,不具备十师临坛尊证,一人就授给大戒,这是关系法门的大事。在下既然担任教授。应当阻止谏正。请和尚斟酌其中之是非!’和尚对香师说:‘算了,算了!你是一时之错,见月所说的实实在在是正确的。改日再请十师临坛,为他们授具足戒吧!’后来,和尚对各位首领上座说:‘我老人的戒幢(即戒律),今天有了见月,才得以扶持树立起来!”
见月与香雪的第二次冲突发生在崇祯十五年初:
“知宾师履中,他的徒弟任前殿香灯职,做出了非法的事。我向香阇黎师及当家达照师反映了,二师都说可以饶恕。我听后感到心寒,他既然破了根本大戒,还说可恕,律法坏灭。还不如退下来,遁入黄山,抓紧自己的修持吧。所以就向(好友)成拙说起此事。他说:‘这件事应当从缓计较。’我说:‘在此身受深恩,本不忍心离开。现在和尚座下各位阇黎、班首、当家,都是我的师长,我是弟子,又是一个云南人,还是速退为美。’……”我因此就去方丈告假,要求去住山静修。(三昧)和尚不准,让我跟随他去楚地蕲州,因为那里的荆王曾礼请和尚去传戒。”
不过,见月次日还是带着三个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同伴悄悄离开了宝华山。此后,他一直与自己的一个侍从在安徽的黄山中的贝叶庵里修道。直至次年初,三昧从蕲州返回宝华山后,才赶紧派人将见月从黄山接了回来,命他继续协助自己传戒。
三昧未肯在自己回宝华山之前将见月召回,显然是不想让见月先回山后,与香雪的关系难处。
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攻破北京,朱由检自缢于煤山。不久,朱由崧在南京称帝,并将次年改为弘光元年。其年二月下旬,三昧率香雪、见月等部分宝华山僧众,前往浙江嘉兴的三塔寺传戒。五月下旬,三昧听说清兵已经占领南京,随即结束放戒,想尽快返回到宝华山。
在《一梦漫言》中,见月如此隐晦地记叙了对香雪的不满:
“六月初旬,(三昧)和尚(在苏州)身染脾泻,由于来往运兵,水路不通,不能速归宝华山。常随之众,渐渐星散,只有香雪师和我,以及侍者、书记等十四人留在和尚身边侍奉。尧峰寺戒子,听说和尚身体欠安,就接去调养,到了那里以后,病情加重。我心中很担忧。数日以后,香雪师也告假而去。一天,听说清兵已到木渎镇,离尧峰寺不远了,该寺大众都各自逃走,躲起来了。我请和尚到山顶静室避一下风头。到了六月初旬(注:“初旬”二字,原文有误),听说路上可以通行了,和尚命我找船返还宝华山。到了常州,遇到兵马阻滞,我们又返回苏州。过了三四天,局势稍有稳定,又雇了船到达新丰镇,只见上流船只争相漫河而下,问他们为什么?答说:‘大兵到了镇江府,很快就要到丹阳。我们所以逃避。你们的船不能去!’因此我们又返回苏州。等乱势稍平,见河上有船来往,我们才又前进。六月二十六日到华山,寺中大众迎接和尚,礼拜问安。和尚微笑说:‘回到山上果然大安。我难道就不会有悬解的时候么!今天与你们说定,三日以后,七日以内。’大众听后都流下了泪水。和尚说:‘生死幻化,实无来往。为什么要哭呢!’”
其时正值天下大乱,三昧偏在这改朝换代的特殊时期被滞留在苏州,还得了重病,而香雪却并未与他们共患此难,反而“告假而去”,这显然让见月无法接受。
三昧刚回到宝华山没几天就圆寂了,他临终前决定将宝华山的衣钵传给见月。在《一梦漫言》中,见月是这么叙述的:
当时香雪阇黎师在苏州,听说和尚涅槃,而把衣钵传给了我,心中不以为然。就从苏州搭船逆流而上,打算去楚地,经过龙潭都不进华山。达照师亲笔写信恳切相劝,他才回山礼拜和尚灵塔。后来,他请了工匠在大悲殿刊刻他自己集著的《楞严贯珠》,把大悲殿弄得狼藉不堪。我建议香师移到厢楼去刻,香师说:‘今天在殿里刻经都嫌不干净,将来到了屋虚单空、尘厚草深时,恐怕没有人帮助打扫哩!’我严肃地说:‘请香师说话注意,这座寺庙,龙天常住,先人光明,想来不会落到那种地步吧!无须烦劳香师为在下的将来焦虑!’说完就回了方丈,仔细考虑想去,由悲叹转而感到高兴。香师今天说的这番活,应看作是对我的增上助缘(鞭策我上进的助力),坚定我的愿心和意志,撑住法门。应该尽快订立条规,首先革除弊端,再依方轨行持。”
见月听了香雪的话之后,很受触动。他为了避免宝华山重蹈过去由盛而衰的覆辙,连夜草拟了十大山规,并召集众僧进行宣读。山规详细规定,宝华山包括住持在内的任何一个僧人,都不允许违反寺规搞特殊化,否则定严惩不贷。
见月制定的十大山规,从此就成了宝华山历代住持和所有僧人必须严守的纪律,至今我们走进隆昌寺的大门,仍能读到当年这一石刻的铭文
话说回来,香雪那天对见月所说的话,如果属实,应该是相当尖刻的。这也暴露了他对见月这个小字辈的完全不信任。
不久,见月与香雪的关系就彻底决裂了。请继续看见月在《一梦漫言》中的记述:
“先和尚(三昧)在世时,有三个皈依太监,孙太监号顿悟,刘太监号顿修,张太监号顿证。豫王渡江时,三人逃进山来求出家。先和尚当时在外未回,是达照师把和尚像挂在中堂,为他们三人披剃了。及至和尚回山时,他们三人已各住一僧房。九月三十日,刘顿修私自与香雪师和达照师商议,想在自己房里起火开小灶,二师都答应了,十月初一日,把我请到他房里吃茶,二位师父先已在座。顿修对我述说了想起小灶的事,并说香达二师都已答应,现在把这事向新方丈说一下。我说:‘在下既然是方丈,为什么不一同商量,而是私下先已说妥,事后再让我知道?今天有三件事奉告:一、先和尚在世时,凡诸方请和尚起期传戒,如果有私设小灶锅碗之类,必令先毁,大家同一大厨,然后才应请赴期,假若不毁,就不去。今天和尚涅槃不满四个月,谁敢在本常住另开私人小灶,这是欺诳先师,断不可为。二、若一定要开小灶,等我死后,或者可以任凭乱为。三、我因为其它因缘而离开这里,不当华山方丈,那就可以随各位师父作主。若在下住此山,怎肯让此山颓败废弛!’说完,我拂袖出房。香、达二师无语,顿修脸红失望。我就以此因缘,作为振兴戒律之开端。
我召集大众在大雄宝殿,并请来香雪和达照二师,我礼拜毕,对大众说:‘以往随侍在先和尚座下,是和各位师长共同辅佐和尚做化导之事。凡是一切事,都事先慎重向师长们禀白。现在想改变一下。我曾亲听和尚慈训,说:’自律祖开始到我,为了中兴律法、一切都从方便善巧出发。你既然志在弘扬毗尼,等以后你再依遵律制躬身而行。‘今天,在下一人承担主持,责任在我,绝对不能知律而不按律行事。今日向大众说明之后,是制必遵,是法必行。’
“三日后,达照师辞去了当家之职,顿悟发心担当监院,香雪师去了常州天宁寺讲经,各位同戒者皆各奔前程,旧任各堂执事也十去八九。凡是一不能如律躬行,二不能同众守清苦乐淡薄,三不能出坡任劳的人,我也不挽留。留下来的有一百多位同志,都发愤相协相助,共愿持戒。”
照此说来,香雪离开宝华山,前往常州的天宁寺讲经,是在与见月闹了别扭之后才走的。
(未完待续)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18 05:22:19 来自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崇祯十七年(1944年),应当是笔误吧?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18 08: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最近都是宝华的故事?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8 11: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敬答诸网友:
我刚使用热线网,不知道发表后的正文如何能编辑修改,劳烦懂行的网友教我一下。崇祯十七年应该是1644年,我写错了,但改不起来。另外,正文的字数一多,字体就会变得紊乱,也没法调整。
我刚发过见月的故事,忽然想在网上找一下香雪的史料,居然还给我找到了,于是就突击写了一下。这很有随意性。
下面,我的续贴会涉及到南京古林寺、常州天宁寺与隆昌寺的关系。这三家寺院的关系都颇为微妙,不特别关注者还真不知道。

点评

204
超过时间就不能修改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2-4 13:23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4 13: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赶场子的逛客 发表于 2021-1-18 11:08
敬答诸网友:
我刚使用热线网,不知道发表后的正文如何能编辑修改,劳烦懂行的网友教我一下。崇祯十七年应 ...

超过时间就不能修改了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4 13:2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帮您修改了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6 21: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204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0 16: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关宝华山的另类故事(续一)


                    常州天宁寺为何不承认香雪是该寺的祖师之一

在《百度百科》中,是如此介绍香雪的:
                               明·戒润大师
    香雪戒润(1598—1655年) 清僧。夷陵(湖北宜昌)陈氏子。名戒润,字香雪。为隋智者大师之族裔。
    髫年依石头、度门两大师剃染,深历禅源。受具於金陵宝华山三昧寂光门下,侍从辅弼,行化十八年。专习贤首教宗,后遍参名宿,精通经律,兼修净土,尤善文词,挥毫成韵。明崇祯十年丁丑(1637年)春戒时,三昧律师命弟子香雪给僧众宣讲《梵网经》。十六年癸未(1643年)春,师编撰《楞严贯珠》,稿登梨枣。弘光元年甲申(1644年),卓钖常州天宁寺,大弘律宗,一时门庭震铄宇内,以律寺嘉名而增璨。清顺治六年已丑(1649年),四众礼请,开戒登坛。时有祥云五色,覆其法座,缁素咸瞻,以为奇瑞。大清受命,颇崇释典。润遭际景运敷化,江南受法弟子不可称计。乃创建九莲阁於大殿后。
    师寿五十七,入寂后,於寺内建塔(香祖塔院)。法钟和尚为前住持大律宗香雪和尚扫塔云:
  “降龙钵解虎,锡两钴金环。明历历不是,标形虚自持。如来宝仗亲踪跡,恭维大寂光中,香雪和尚是其人也,呜呼!正瞻戒日当空,舒花现瑞;豈期雪消香散,云去水流。唯此一塔,巍然独存。秖如新天宁到来,使人禅律并行,福慧两足,又作么生?遂插香云也!是钵盂安柄。”著有《楞严贯珠集》十卷,三昧寂光律师为《楞严贯珠集》作序。
有关香雪的上面这一段资料真假并参,惜我也找不出更多的史料进行甄别,现只能提出其中三条。
一、标题上既说香雪是明代的戒润大师,怎么正文里又说他是清僧了?
二、正文中既说他是宝华山一世祖三昧寂光的弟子,辅助三昧弘扬了十八年律宗,怎么又说他“专习贤首教宗”呢?
三、正文中既然说他在常州的天宁寺“大弘律宗”,甚至圆寂后还被葬在了天宁寺内的“香祖塔院”,怎么我们在天宁寺的史料中却找不到这一记载?
下面,我只能依据自己的理解,对《百度百科》上的这些史料进行一番解释。
    一、香雪应该算是明末清初的江南高僧,他在明末生活了四十六年,在清初生活了十一年。但他对佛教的贡献应以清初的十一年为最。
    二、我仍没发现有史料能证明香雪是三昧的弟子。这在上篇中已经说过。现再补充畅述一下。
    A,香雪曾经在其所著的《楞严贯珠》一书中说:“予辅千华老人。宣戒维扬之兴教”,这句话翻译成现代语,是“我曾经辅助过千华老人(三昧),传达、劝导过人们信奉在扬州一带兴起的(律宗)佛教”。请注意,香雪在这里并没有称三昧为“师”,只是尊他为“千华老人”,可见他们并非师徒关系。“辅”在古代汉语中可当“依附”、“从属”、“辅佐”解,也可当“朋友”解。
    B,香雪还曾经在其所著的《楞严贯珠》一书中说道:“昔我雪浪恩翁。辩才冠世人。问经注。师曰,和尚不通文理焉得注经。”在这段话中,香雪不但称雪浪大师为“恩翁”,还称他为“师”,是他教导香雪得在精通文理之后才能给佛经加以注释的。
    雪浪是何许人也?据佛教文化学家周叔迦在《八宗概要》中介绍,他是明代时贤首宗的“名宿”,所谓名宿,也就是出名的老前辈。而在《新续高僧传四集》卷二八中,三昧是“二十一岁出家,从雪浪洪恩习贤首教观”的。由此可见,三昧和香雪都曾经是雪浪的弟子,后来香雪成了师兄三昧聘请的、帮助自己在宝华山放戒的助手。
    换句话说:如果香雪真的是三昧的大弟子,那么,三昧临终前应该将宝华山住持的位置让给他,而不是让给见月;此外,香雪在三昧病危期间也不会仍留在苏州,而不回宝华山。因为他并非三昧的弟子,所以他并没有这个责任,也没有这个义务。
    四、在几乎所有关于常州天宁寺的史料介绍中,都只提到它是“全国重点佛教寺院之一,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有东南第一丛林之称”,还说它“与镇江金山寺、扬州高旻寺、宁波天童寺并称为中国禅宗四大丛林”,而香雪曾将它由禅宗改为律宗的历史,则无人、也无一字提及,因为这对天宁寺来说,是一段令它十分尴尬的历史。
我们知道,在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宗教之中,都存在着各种不同的派别,它们分分合合,合合分分,甚至相互为敌。在佛教内,也有着八宗之别。这八宗一是三论宗又名法性宗,二是瑜伽宗又名法相宗、慈恩宗、唯识宗,三是天台宗又名法华宗,四是贤首宗又名华严宗,五是禅宗,六是净土宗,七是律宗,八是密宗又名真言宗。这就是通常所说的性、相、台、贤、禅、净、律、密八大宗派。
以南京的栖霞寺为例,它曾经是三论宗的祖庭,后来却输给了禅宗;句容的宝华山原本属于禅宗,后因其中的僧人内部不和,又管理不善,后来不得不无条件地赠给律宗;建国之初,宝华山因种种原因,似乎曾经被一位叫映彻的和尚改为密宗……
    香雪当年曾经将常州的天宁禅寺改为律宗门庭,他的弟子甚至还将他葬在天宁寺内,显然是想让天宁寺从此永远姓“律”。不过这一目标并未能实现。而此事对禅宗来说,又的确不那么光彩,于是如今那里的和尚们只好当一回“甄士隐”了。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1 13: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关宝华山的另类故事(续二)

          《宝华山志》不愿谈及的南京天隆寺与古林寺


民国时期,南京出了个著名的文人,他名叫朱偰(1907—1968),字伯商,本为浙江海盐人。他既是经济学家,也是历史学家, 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1929年赴德国柏林大学留学,为经济学博士,曾任中央大学教授。1949年春,他特地从台湾返回大陆,建国之初不但担任了南京大学教授,还担任了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江苏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等,他曾经对南京明城墙的保护作出过重要贡献。其中南京城南的中华门,就是他勇敢地保护下来的。
朱偰曾经写过一本名叫《金陵古迹图考》的书,其中谈到了天隆寺、古林寺与隆昌寺的关系。我是在南京图书馆的古籍部里找到这本书的,喜不自禁,连忙进行了相关辑录。
下面的这些史料,也有一些出自于互联网上。
据朱先生记载,相传天隆寺最早建于南朝的梁时,寺名“极乐禅寺”,不过它衰于何时,唐宋元的史料均未提及。
明代初期,佛教因太祖朱元璋曾经出过家而再度兴盛,僧人们在原“极乐禅寺”的遗址上又重新建寺,取名“极乐庵”。明宣德九年(1434年),当朝皇帝应住庵僧人弘升的奏请,赐额“天隆极乐寺”。
明万历年间,负责朝廷祭祀的官员葛寅亮,在其所撰的《金陵梵刹志》中,将寺庙分为大刹、次大刹、中刹、小刹等,依照他的标准,天隆寺在当时只能算是小刹,寺内有金刚殿三楹、天王殿三楹、佛殿三楹、毗卢殿三楹、僧院一房、基址二亩。
天隆寺与律宗正式扯上关系,是在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这一年,不但佛教律宗南山正宗的传承者古心律祖的墓塔被建于此,他的大弟子莲宗性相也在该寺担任了住持。这两件事谁先谁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天隆寺从此被改名为“天隆律寺”。
古心是何方高僧?他正是宝华山一世祖三昧的师父!
古心(1540-1615)俗姓杨,名如罄,江苏溧水人,曾经被朝廷赐号“慧云律师”。他于20岁时在南京栖霞寺剃度为僧,师承真节法师。一日,他在阅览《法华经·菩萨住处品》时,对经中“文殊大士常住清凉”一句有悟,遂发愿步行朝礼五台圣地。他历三个寒暑抵达五台山后,亲睹了文殊菩萨清凉圣境,钦羡不巳,随即在妙德庵住下参佛,精心研习戒律,持戒谨严,立志中兴南山律宗。
嘉靖四十五年(1566),明世宗闻知古心其名,特地延请他于五台山建“龙台大会”,前来听经者数以千计,此后,大会又多次举行,古心律师也因此被誉为佛祖弟子中以持戒第一闻名的优婆离尊者转世。
万历十二年(1584),古心回到南京,入住于南京古林庵(本名观音庵)。其时古林庵“屋仅三楹,圆方百尺”,自古心来后,求教之人络绎不绝,古林庵“焕然崛起,百堵一新,遂成一大梵刹矣”,万历皇帝还赐名为“振古香林寺”。
说起古林寺的原身观音庵,它与句容也有一些因缘,因为它是南朝高僧、句容籍的宝志和尚所建的。
人们都知道如今南京的古林公园就是由古林寺而得名的,但并不知道真正的古林寺却在现在的江苏省委机关大院之内,而古林公园只是当年古林寺的一处田产而已。1958年实行寺庙合并,古林寺也因此被改造成了省级机关大院。
现在,请让我回过头来说一说律宗。
西汉末年,佛教传入中国,隋唐时期,中国佛教鼎盛发展,各宗派先后兴起,主要有法性宗(又名三论宗),法相宗(又名瑜伽宗、唯识宗、慈恩宗)、天台宗、贤首宗(又名华严宗)、禅宗、净土宗、律宗、密宗(又名真言宗)等。其中的律宗以修习传持戒律为宗旨,在唐时极为兴盛,并形成了南山、相部、东塔三宗,而又以南山宗传承独盛,绵延不绝。其创建者道宣(596-667),因长住终南山,故又称南山正宗。唐开元年间,扬州的鉴真和尚也是道宣门下弘景的弟子,以后去日本弘传戒律,日本律宗自此开始。至北宋之时,禅宗的盛行使得律宗一度黯然。不过到了元明之际,律宗法系传承几乎无闻,直到古心和尚这位杰出的南山宗弘律者出现,才使得律宗得以延续,近世戒法得以弘传。
古心虽然不是律宗的创始人,但却是他重振了律宗,因此被称为“中兴律祖”,古林寺也因此而被奉为“中兴戒律第一祖庭”,在佛教界内还有着“天下第一戒坛”之称。
后来律宗最有名的两个寺庙就是句容宝华山的隆昌寺和南京的古林寺。而宝华山的第一代祖师三昧就是古心律祖的第五个弟子。
据史料载,古心律祖曾经多次赴灵谷、栖霞、甘露、灵隐等诸大刹开坛授戒,弟子逾万人,古林寺也因此名声大噪,被公认为中兴戒律第祖庭。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明神宗嘉奖古心助南京幽栖寺雪浪洪恩大师修缮大报恩寺琉璃宝塔有功,赐紫伽黎衣、“万寿戒坛”匾,又赐千佛珠衣、钵盂、锡杖等物。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古心和尚在南京古林寺内圆寂,神宗皇帝闻讯后甚为悼惜,诏古心的第二个弟子、悯忠寺(今北京法源寺)大会海律师绘古心遗像,请于大内供奉,并亲笔题赞,曰:“瞻其貌,知其人,入三昧,绝六尘,昔婆离,今古心。”
  近代以来,古林寺屡遭兵火损毁,始终得不到很好的恢复。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古林寺山的背后弹药库被雷击中,寺庙被毁。辅仁老和尚继主古林寺第十七代法席后,四处募化,历经千磨万折,修复寺宇,再行传戒祖道,克振宗风,古林寺又“大盛于世”。
上世纪30年代,寺庙在战争中再度被毁。南京大屠杀时,这里也成了人间屠场。
2011年7月,南京市旅游园林局曾经有过在古林公园内复建古林寺的周密计划,并确定建成为木结构、江南明清风格的寺庙,重在恢复古林寺的“天下第一戒坛”。只是不知出于何因,这个计划最后却不了了之,至今也没能落实。
继古心律祖之后,他的弟子莲宗性相律师、隐微性理律师、印含性璞律师圆寂后,也都建塔于天隆寺后的玉环山。截至民国二十年(1931),天隆寺的塔林已相传有三十四代之多,内应有五十余座墓塔,作为古心律祖及其后传弟子的塔院与古林寺的分庭,天隆寺与律宗的因缘关系和重要地位不言而喻。
其后,由于朝代更迭,塔林之处日渐荒芜。抗战期间,雨花台及其以南的这片地塔林其中大部毁于太平天国战火,清代同治与光绪年间虽曾有修葺,然而后来又成了中国守军抗击日寇的战场,天隆寺又一次经受了战火硝烟。
解放前夕,发地里尚有完整石塔近20座;1958年破坏过一次;文-革中,这里是关押“牛鬼蛇神”之所,石塔多被造-反-派推到砸碎,许多构件被附近农户搬去垫房基,砌猪圈。直至1982年南京市进行文物普查工作,在此清理了部分墓塔构件并进行了复原,其中有铭文的塔身共计七件。1986年上半年,雨花台区文管会修复了“古心罄公”、“印含璞公”“安龙锡公”三位祖师的墓塔。1989年4月,又新建了一座墓塔。此后的二十余年里,在有关部门和佛教界人士的不断努力下,塔林亦得到了妥善的保护,经整理复原的石塔数量也逐渐增多,目前共有十五座,包括古心全身塔、印含璞公大和尚之塔、隐微理公大和尚之塔、安隆锡公大和尚之塔等古林寺及天隆寺历代祖师墓塔。2013年天隆寺施工发现明南京御马监太监黄海的墓志铭。之后南京市考古研究所在此陆续发现了48座墓葬,年代从六朝一直延续到明清。其中的15座明清墓最为重要,包括塔墓、骨灰墓、茔园墓、砖室墓。塔墓是天隆寺塔林一部分,可见该塔林历史上比现在规模更大。砖室墓的主人则是明代太监,来自明“宫廷十二监”的神宫监、御马监等“单位”,揭示了明代太监“依寺建坟”的丧葬习俗。
塔林的选址多在寺庙外围,此乃我国佛教徒的创造,其选址的要素也和俗家择墓茔相似,后高前敞乃是必要之条件,天隆寺塔林即位于原天隆寺寺庙遗址的东侧外围。沿着山间石阶拾级而上,迎面立有一座青石牌坊,上镌“南山律宗古林寺塔林”,左右各立一石狮牌坊之后即为塔林,背侧新建了照壁及矮墙,中心刻有古心律祖画像,南侧为古林寺历代祖师名讳,以示纪念和敬仰。由于墓塔的时代不一,其排列较不规则,散落地分布于照壁前的碎石平台之上,大部分为多段榫接实心石塔,样式包含多层楼阁式塔(方型单檐、六角形多檐、八角形多檐)、经幢式塔、覆钵式以及窣屠坡式塔,平面为方形、六边形或圆形。由于墓塔修建方式多仿造大塔,仅缩小了其规制,其高度大约在一米五至两米五之间,上刻精美石纹,题材以祥瑞鸟兽、忍冬蔓草、云纹波浪等佛教吉祥图案为主,线条活泼自然,风格细腻洒脱。有七座塔身存有碑文,记载了墓塔的主人、所属的寺庙以及简要的生平。在塔林的正中供奉的即是最为有名的律宗中兴初祖古心和尚的全身塔,此墓塔尚存基座与塔身,周砌圈石栏围护。基座为方形,由须弥座和仰莲花瓣组成,花瓣饱满,塔身亦为方形,上刻塔铭“大明诏启皇坛传戒钦赐珠衣中兴律主赐号慧云古心磬公大和尚之塔”,左右侧书“传南山正宗第十三世,古林堂上开山第一代”。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21 16: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赶场子的逛客 发表于 2021-2-21 13:02
        有关宝华山的另类故事(续二)

          《宝华山志》不愿谈及的南京天隆寺 ...

拜读并顶帖加点赞!!!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句容联盛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GMT+8, 2021-3-8 06: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