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容热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219|回复: 0

[容城知事] 茅山道士 信 仰 如 山 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6 10: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939年底,王妞妞被安排在盐铺秘密联络站工作,她明做生意,暗为新四军转发文件,递送情报。1940年夏天,王妞妞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分配在句容四区政府任秘书。出生农家的她特别善于联系群众,在茅山地区开展减租减息运动中,王妞妞对家乡的农民宣传政策,讲明道理,开展面对面的斗争。1943年1月23日,句容四区政府领导和王妞妞在磨盘山下的神村葛家大院开会,布置扩大地方武装工作。隐藏在区大队的内奸暗中勾结国民党顽固派忠义救国军袭击区大队,区长席甫生和警卫员当场牺牲,王妞妞不幸被捕。身陷囹圄的王妞妞拒不吐露有关句容四区政府的内部情况,被敌人折磨了几天,于2月2日夜晚杀害于葛村镇南的黄木岗。! Y  V4 F" z& _7 g- j6 r" w$ k
  h" s* y6 }+ ?6 ^9 ~/ Z; f
在茅山这块热土奉献出生命的女性还有一个被句容政府誉为“伟大母亲”的朱高氏。朱高氏1894年出生句容行香,一辈子面朝黄土北朝天的一个普通女农民。因为担任北二区乡中队长的儿子朱云峰积极抗日,朱高氏有着与普通女人不一样的觉悟。“皖南事变”后,她担任茅山专署联络员,为了转移新四军十几名同志安然脱险被捕。气急败坏的日军用鞭子抽,用狼牙棒打,用辣椒水和火油往肚子里灌,竹签一根根扎进她的十指,痛得她数次昏厥过来。如此折磨,也没有摧毁那钢铁般的意志。至死,敌人也没能撬开朱高氏紧咬的双唇。正如孟子所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朱高氏,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做到了,她是真正的大丈夫!1943年7月,被县抗日民主政府呈报上级,授予“伟大母亲”光荣称号。  d, Y7 G$ r* I+ q3 q9 j7 ^: l

2 w) z, h+ x0 l& R打开《句容茅山志》书,一段段记录更加触目惊心:“1940年9月,柳流被捕后,国命党镇江专署专员钟钟山大摆筵席,妄想诱使她屈服投降,柳流毫不动容,不举筷、不端杯、不发言,正襟危坐,充耳不闻。见引诱不成,恼羞成怒的钟钟山把她绑在厅堂的大柱子上开始威胁,柳流斩钉截铁地说:“你们想要我背叛革命,那是妄想,我要是为了升官发财,就不来抗日了’’。她痛斥钟钟山来到茅山不打日寇,专杀抗日干部的罪恶行径。 29日凌晨,钟钟山在冷水涧枪杀了柳流。直到 1983年,句容县人民政府在柳流烈士墓地重建墓碑,附近群众称墓后山岗为柳流山。”
9 X, d% W) l2 S/ G6 l! `, g# X8 p" B9 K; a, {& L4 h
% y- b, ^7 b8 r. _! r
- [. }9 p3 J, C" E. h; U! N" K
“孙晓梅1939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8月任中共武进县委妇女部长,年底调任中共长江工委委员,负责长江工委与中共路北特委之间的政治交通。她时而扮作农妇,时而化妆成商人,穿越封锁线,出入敌占区,递送文件,联络工作,侦察敌情,护送干部,购买军需,她总能出色地完成任务。1942年5月,孙晓接连两次到江北仪征联络北渡路线,护送新四军第六师师长谭震林等领导安全北渡。1943年5月,在龙潭防村附近公路上被捕。日军小队长本木设宴劝降,她愤然掀翻酒席,被日军押到龙潭老虎山洼,剐掉乳房,残酷杀害。”
9 i' W7 T# }$ a  G" I
( O2 v  I: K, O9 P" c这是一段真实的历史,我触摸的是一个个真实的灵魂。孙晓梅应声倒下的时候,应该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吧。尽管她在给母亲的信中说:“我是一个有理智和勇气的青年。我不会被人家利用和愚弄,我有我的人生目标、理想前途,我决不会让自己盲目的陷入黑暗的深渊里去;我有我天赋的顽强心,我不怕任何压力威胁、非议;我能毅然的打碎封建礼教所束缚我的镣铐。我所要的“名”和“利”,是大众所需要的“名”和“利”,我并不稀罕个人“名”和“利”。“全忠不能全孝”这是后来的忠诚义士的名言。母亲!请原谅我不能如你所愿,让我去做封建社会下的牺牲品……”
2 ^. G" \3 C0 X. Z; j5 `( Y
7 I8 E0 |- G! f- ^9 a7 X8 n: L, u孙晓梅的生命瞬间化为了彩虹,照亮了茅山的夜空,却黯淡了日日夜夜思念她的母亲的双眼。难以想象,孙晓梅以及如她这般为民族解放、人民平等、实现共产主义而抗争的女战士们的意志有多坚定。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她们如此大无畏地追求这种精神信仰?这是现当代的年轻人亟需深思的。
# @3 q, S2 ~, x+ R1 R
$ A! A& _* y6 X% G8 B3 R
  C. Y+ F, E( R* S4 b
7 H0 U6 L) \7 g7 n: c( I7 G3 m许维新明确了革命方向,斗争就更自觉、更勇敢、更有智谋了。他多次组织群众扛着钉耙,背着梯子到溧武公路天王寺到薛埠一段切断交通、割断电线。1939年2月,新四军夜袭东湾据点时,他利用据点内线提供的情报,胜利完成了战斗任务。是年春,他参加皖南军总教导总队学习,同年10月在溧阳杨湾村被吸收为中共特别党员,由军队领导单线联系。
, S1 U+ B* Y6 t1 i
0 }# f+ F/ I; K- g! l5 m因工作需要,许维新担任两溧地区兵站站长,他比以前更忙了,一晃又有些时日没来南镇街了,他不禁想起了两年前惨死在日寇刀下的惠心白道长,每每想起惠道长,想起让他这辈子受益无穷的良师益友,他都会拳头紧握,咬牙切齿。他恨日本鬼子,恨不得马上将他们碎尸万断,然而,革命当头,自己的这份仇恨只能放在心里任由它生根萌芽。每到这当口,许维新的心里就非常烦躁,他从墙上取出当年惠道长送他的刀,向一排稻草靶子狠狠地砍去,砍得草靶子全部瘫软,稻草七凌八落,散了一地。
* f4 e7 a# ?) }- P* G
0 ]  q8 Z2 u! ?- t0 U1 V许维新带着警卫营营部和县政府机关人员,驻在溧阳大山口、瓦屋山,靠近新四军十六旅四十六团坚持抗战,一有机会就把那把大刀磨得锃亮,贴着后背悬挂着。他天天守着这把刀,仿佛守着惠道长,守着一种灵魂的温度。" I% O- H% s! {4 D5 m  _  X
- W! R" l& W7 E$ j, S# b

% V5 ]1 K$ B% X) x, H& L8 |# Z. S( z) k' w
最近几天,京杭国道上日军如蚁,往来穿梭,有时是大队人马,也有三三两两的。这天天快黑的时候,许维新潜藏在离公路很近的地方,查看公路上日军的动向。他看到有两个鬼子牵着一匹高头大马在袁巷小街的竹棚子前点火取暖,烟雾缭绕之际,许维新轮起大刀扑了过去,鬼子们慌忙之中取武器时已经迟了,一口大刀“咣啷”一声砍在头盔上,火星四溅,一个鬼子头一歪身子倒在地上,另一个鬼子吓懵了,踉踉跄跄地亮出了刺刀。许维新大气都没来及喘,对着鬼子斜着就是一刀……
- F( P; D+ `& ~, ]0 q) w/ ?" \6 i' ]9 X+ L$ K$ K
1941年5月,党组织委派许维新为溧水县抗日民主政府第一任县长,兼溧水县警卫营营长。为了更好地工作,许维新把13岁的大女儿许善芳被送到安徽广德一个叫门口塘村的地方去读书, 1941年8月6日,他带领5名警卫员重返句容老家,开展统战工作,当晚在许家棚子南边小松树山宿营,被内奸杀害在李塔的老人山下,牺牲时年仅39岁。同时遇害的还有他已怀孕的妻子及警卫员赵四和曾昭扬。陈毅在苏中地区得知许维新被害的消息,悲愤地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只要我陈毅还活着,一定要报。”# v% D$ f* F, K; @
0 e- Z+ \# a" B5 k" z  I8 R- E
% K! f& y8 o) I6 t
) j6 t+ [- X5 x4 A, n
茅山见证了历史,也缔造了历史。+ l. x- q/ k  T, V
5 l0 |+ d2 c1 i8 y
当我再一次徘徊在茅山新四军纪念馆照片墙前,透过历史厚厚的烟尘,我的眼眸与革命者深邃的眼眸静静对视时,我的心却在颤抖,在流血。巫恒通。一个让所有句容人骄傲的名字,一个怎么也绕不过去的身影。我仔细端详着这张脸:清瘦俊朗,眼神坚定,镜片里透露出浑身的书卷气。38岁!多么美好的青春年华,充满激情、活力和希望,然而他的生命时间却永远定格在那个漫漫长夜。
- |! _, l/ Y& ?# r, O. T
6 Q: R# b1 t& \+ B7 x1 i- r6 E0 o; t) z3 O& x
/ H; b2 U9 D+ n; m
巫恒通,字天侠,1903年生于江苏省句容县白兔镇柘溪村一户农家,于无锡省立第三师范学校读书,在无锡县立第四小学、南通师范附小教过书,曾任句容任县女子小学校长和县督学,1936年调泰兴县任教育局长。3 V1 {" A5 H9 K0 l( f

8 F7 \' F! n& P1939年3月,巫恒通听取了陈毅的建议,发动群众建立抗日组织,扩建地方武装,开展统一战线工作,与胞兄巫全仁联络亲友,成立句容荆(塘)、(沸)泉、(下)甸三乡联合抗敌委员会。4月,与洪天寿两支武装合并为句容县东北区国民抗敌自卫团。年底,该团扩充到5个大队共300余人,1940年5月,改编为新四军新三团,转战茅山一带。
- C. t. O) y! @4 Y6 H8 L  S) p, v& r4 E  Q. Q  K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新三团奉命与长滆人民抗日自卫团合编为新四军第六师十六旅四十七团,巫恒通任团长。后来因为工作需要,巫恒通调任苏南第五行政区专员公署专员兼句容县县长,主要负责茅山的革命工作。巫恒通动员和组织群众破坏敌人交通,争取开明士绅支持抗日,多次粉碎了日军的“扫荡”,成为新四军的一支劲旅。
! n) ^# ~' K3 f. b. J. A% S- x
' B( C' u9 B: Y8 S2 n1 I/ n  w由于巫恒通多次指挥部队突袭击退“扫荡”茅山地区的日军,日、伪军对他恨之入骨。1941年9月6日,巫恒通与县机关少数随行人员驻句容二区中心乡大坝,因叛徒告密,苏南行政专署和县机关遭到日伪军的袭击。巫恒通率领众人突围,因腰部受重伤被捕,被押送到句容县城里的日军宪兵队。
, m7 m% Y- w2 e$ _- I2 t  z, T: {! l. v* _! m! K0 V
9月14日晨6时许,巫恒通在被俘后,绝食8天后壮烈殉国。苏南抗日根据地党、政、军、民无不肃然起敬,沉痛致哀。陈毅发来唁电: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陈司令员用文天祥的诗来习悼念巫恒通,在场的人泣不成声。10月10日,新四军16旅在旅部驻地塘马举行隆重的公祭,祭文称赞巫恒通为“民族英雄,万古流芳”。
* P" m% y+ \  b. ^. @. S: I. _% c' [% W* m& e' e/ x0 o/ s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句容联盛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GMT+8, 2021-5-6 08:1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