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容热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254|回复: 1

孟皇后应也是上清派的女弟子(续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7 21: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孟皇后应也是上清派的女弟子(续二)

      被废位无关“符水” 遭放逐有涉“厌魅”
  贵为一国之母的孟皇后,在高太后死后很快就被哲宗搁进“冰窖”了,幸好她在这在之前生了一个女儿,被封为福庆公主,这才让她寂寞无奈的后宫生活增添了许多生气。
绍圣三年(1096年)九月,不到三岁的福庆公主忽然生了重病,虽经多位御医救治,仍不见任何起色。
相传孟皇后曾经托自己的姐姐请一位高道为福庆公主算过命,那高道询问了福庆公主的生辰之后,沉吟了半晌,才缓缓地开口言道:“贫道无能,不敢妄言,唯知‘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依’。”孟皇后的姐姐还想细问,高道只答了一句:“那孩儿日后会是她娘的救星。”然后便啥也不肯说了。
孟皇后听说自己的姨侄女药石无效,连忙又去向那高道苦苦求讨救治的符水。那高道思索了好久,长叹一口气说:“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孟皇后的姐姐悄悄地将从高道那里求来的符水(一说是神符)带入宫来,要孟皇后给福庆公主喝下去,并复述了高道对自己所说的话。孟皇后顾不上多想,很是吃惊地说:“姐姐,内宫可是严禁将外面的‘异邪’带进来的!”还连忙让下人将符水收藏起来。此后,孟皇后主动向哲宗秉报了这件事。哲宗说:“这可是人之常情啊。”并表示自己不会见怪,于是孟皇后便将符水交给了哲宗。
  这本是一件不足为奇的家务事,但由于出现在皇帝的内宫,很快便酿出一件害死三十来人的塌天大祸,这在《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史》等多种正统的史料中都有着详细的记载。
不过,《宋史》是元末文人奉旨撰修的,其中有关哲宗“废后案”的记载虽然都取材于《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和《续资治通鉴长编》,但撰修者是同情孟皇后的,认为她是“厌魅”冤案的受害者;而《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和《续资治通鉴长编》的编撰者都是南宋的文人,他们既得顾及哲宗的颜面,为尊者讳,又不想让孟后永远蒙冤,因而在相关的记录中故意留下了一些不同的说法。
  在《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和《续资治通鉴长编》里,对“厌魅”案大略是如此介绍的——
孟皇后见丈夫哲宗并没对女儿能否饮用符水一事明确表态,于是便取来符水,当着他的面处理掉了,然而福庆公主也很快夭亡。事后,孟皇后竟在女儿的身边,发现了几张办丧事用的纸钱!这对孟皇后来说自然极为忌讳,而且深信这是刘婕妤派人“作法”来暗害她女儿的,于是便指使养母听宣夫人燕氏,用民间的旁门左道来它个针锋相对,“厌魅案”遂因此而起。
而刘婕妤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她趁机抓住这件事四处造谣,又添油加醋地报告赵煦,诬称孟氏“居心险恶”,分明是想用道符“诅咒”宋哲宗,还说孟皇后怀疑自己当年被高太后错择了大婚的日期,于是想通过派人在宫中暗做佛事,将可能导致自己折寿的灾祸免除掉,并把灾祸集中到哲宗头上。
据说宋哲宗本来就对自己五月十六日大婚的日子心存忌讳,听了刘婕妤的谗言后更加勃然大怒,并在宰辅蔡卞的建议下,下诏让宦官梁从政和掌管御药院的官员苏珪在皇城司内审理这一案件。
皇城司是宋时直属皇帝掌管的特务机构,因而在办案时根本不受法律约束。梁从政和苏珪立即下令逮捕了宦官、宫妾“凡三十人”,加以严刑拷打,以致这些人“肢体毁折,至有断舌者”,轮到这些人过庭时,个个气息奄奄,已无一人能说出话来了。
由于这是钦定的铁案,被定案的“罪魁”当然非孟皇后莫属。
不过殿中侍御史陈次升对这一审理结果表示强烈置疑,他向哲宗启奏道:“尽管‘厌魅案’已经经过追究与查验,相关证据也很明晰,但是许多官吏和百姓还是很疑惑与惶恐,都说‘孟皇后并没有可废之罪’。这种说法对陛下来说是很可怕的。微臣已经查过各种典籍,历代朝廷对于内宫的特殊案例,都是交付给精通律法的大臣们审理的,微臣还从来没有听说宦官能有权插手这种事!无论梁从政和苏珪是如何追验佐证的,我们都不知道真实的内情,更无法相信审理的结果!就连陛下您,所能见到的也只是一些纸上的案牍,岂能知道罪情的虚实?此案事涉六宫之首,万一出现冤狱,必为天下后世讥笑!请求陛下亲自选定公正不阿的官员,另行审察,以明实情!”
  哲宗无法反驳这一请求,只得又派了一位名叫董敦逸的侍御史对此案进行复查。
  宋时的侍御史可能相当于现在国家监察委员会的副主任,董敦逸在接过这个烫手“山芋”后极其为难,经过反复权衡利弊,他不得不违心地充当了梁从政与苏珪的“二传手”,将他俩审理的“结论”和盘托给哲宗。
董敦逸最后公布出来的案情是:在孟皇后养母听宣夫人燕氏的主使下,内供奉官王坚先把自家所藏的有关“祷祠”(祭祀)的资料,提供给尼姑法端,又拿来南方的枫木,与法端一道,请某法师制作了一件求助于鬼神的法器,法器上刻有“所厌者服,所求者得”等八字,这法器随后被王坚藏在生枣里偷偷带入了皇宫。此后,王坚还依从尼姑法端,从民间找来“驴驹媚”、“蛇雾”和“叩头虫”等用于“厌魅”的东西,让孟皇后佩在身上,带进了哲宗的寝殿,据说这些东西都有迷惑男人的功效。当哲宗来孟皇后处闲坐时,养母燕氏就悄悄地烧掉写有“欢喜”二字的神符,将符灰化入水中,一部分想让哲宗喝掉,另一部分则洒在哲宗前来的路上,以求孟后能得到哲宗永久的宠爱。据说燕氏还让王坚画了一张刘婕妤的像,并用一颗大钉钉在画像的心房。燕氏又先后将五月中因为疫病死亡的宫人的尸灰、“七家针”和符灰,偷偷放入刘婕妤的房间内,以让刘婕妤不是病死,就是心绞痛而猝亡……
据史料载,哲宗随即迅速地对“厌魅案”进行了批示,这一批示转译成白话文,大致如下——
“皇后孟氏,因为纵欲而迷失本性,她与别人所秘密行使的奇邪之术,上不能为妃嫔们做榜样,下不能显示妇女孝敬顺从的美德。我为此案特地请示过皇太后和皇太妃,她们也觉得孟后德不配位,可以废去孟氏皇后的称号,将她迁入道观居住,另赐给她四个字的仙师号和相关法名。我现在就命令三省枢密院共同商议拟定这件事。”
  和哲宗一样,宰相章淳也很痛恨高太后,高太后死后,他又迁怒于高太后所挑选的孟皇后,因此成了哲宗废后的积极支持者。
朝臣们对孟皇后的遭遇则深表同情,一起上书向哲宗进行劝谏,侍御史董敦逸事后也很后悔自己违心办出的这一大冤案,连忙上书自责,并请求重审。他如此写道:
“‘厌魅’一案,事出有因,情有可察。圣上下诏废除孟氏后位之日,太阳都被乌云遮挡起来,这是老天爷不想废掉她;人们都为孟氏而哭泣,这是百姓不愿意废掉她。微臣曾经审问过此案,现在很怕自己因为得罪了天下后世,会遭到报应!”
但是,董敦逸的顶头上司并没有敢将这一奏折呈给哲宗。
不久, 董敦逸又直接上了一道奏疏,认为孟氏不应当被废。哲宗读后很是恼火,想立刻将他官职给免掉。
此事引起了朝中文武重臣的激辩,掌管国家军权的枢密使曾布进谏道:““陛下亲政以后,一直提倡广开言路,以便能听到真话,即便遇到某些狂妄的言事之官,也多不肯加治其罪。陛下既有包天容地的肚量,四海都能装于腹中,何必计较董敦逸的曲直,又何必与他辨别是非呢?”
在宰相章惇的支持下,哲宗抢白曾布说:“让朕贬黜的言事官并不少啊!那个监察御史常安民,不就因为与朕作对,让朕给贬为知军(注:知军相当于当代某市的副市长)了嘛。”
曾布继续劝谏道:“臣虽然知道董敦逸的言论很是荒谬,但还是希望圣上能够宽容一点。孟氏被废后位一事,在京的朝廷官员都知道了,并没有什么人加以议论,如果因为他的一纸上疏,便导致众人七嘴八舌,那就极为不妥了。与其忽然将董敦逸贬官,还不如将被审案犯的供词公布于天下,让百姓们也知道孟皇后是因为失德才被废掉后位的。”
尚书左丞蔡卞(注:尚书左丞相当于副宰相)也与曾布唱起了反调,于是哲宗坚持要将董敦逸贬为知军。
负责撰拟圣旨的官员李清臣连忙答道:“臣领圣旨!”
曾布十分生气,厉声地诘问李清臣:“这事还没有议定,你急什么?”他又对哲宗说:“臣不敢奉诏。”
李清臣只好打个圆场,说:“那就罚董敦逸几个月的俸禄?”
曾布说:“这更加没有道理了,还不如罢他的官呢!”
宰相章惇毕竟比较圆滑,他不愿意在这件事过多地得罪曾布这支“枪杆子”,于是附和说:“臣也觉得不能罚他的俸禄。”
哲宗很是生气,说:“难道你们三省(注:三省即中书省、门下省和尚书省等三个国家行政机构),都定不了一个知军吗?”
这次朝议,闹得不欢而散。
事后,曾布又单独向哲宗启奏道:“当初,陛下不愿让这一深宫之案由近侍审理,才特地命令董敦逸加以录问的,今天又要臣等将董敦逸贬官,臣恐怕天下人要产生许多疑惑啊。” 
哲宗想了好半天,终于冷静下来,不得不向曾布让步说:“处理董敦逸的事就暂时算了吧,待朕再想想怎么向大家宣布中宫被废之事……”
不久,哲宗向天下颁布了一道废除孟氏后位之诏——
皇后孟氏,由于受到旁人邪言的迷惑,暗里妄行媚道,以致被立案追究。经过反复庭审,她的各种罪行证据确凿,明白无误。朕为了此事日夜哀伤,寝食难安,可是又不能因为与她的私恩而违背大义。朕只能恭敬地将此案如实禀告给皇太后和皇太妃,并请她们加以慈训。现在我已经奉得两宫的玉音,她们说:“皇后这般失德,如何能母仪万邦,上承宗庙呢?可以命令她缴还皇后的册宝,废居瑶华宫,赐号‘华阳教主’、‘玉清妙静仙师’,赐她紫色道袍,法名‘冲真’。至于对她的生活待遇,务必优厚,以显示皇帝对她始终宽厚之意。”
                   绍圣三年(1096年)九月乙卯
此后,王坚、法端、燕氏等人奉旨被斩,孟后的父亲被贬了官,其他一些“失察”的官员也受到了不同的惩罚。
其实,当时朝廷大臣们对孟后的所谓“厌魅”案,都心知肚明是无中生有的,这在《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和《续资治通鉴长编》里也有所记载。其中提到当时有位佚名作者写了一本名曰《新录》的书,书中认为朝廷公布出来的案词很是“猥亵”,里面的内容连民间的老百姓都不屑相信。
因此当哲宗对几个重臣说:“朕对待皇后,一直是有礼相加的,没想到她居然如此对朕。朕一想到这件事,就日夜难安,吃不下睡不着。朕不得不将她废掉,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几个重臣只能含混地回答道:“皇上废后是件大事,我们在读过案情的卷宗后,都不敢再说什么了。陛下既然是为了社禝宗庙大计才不得不这样做的,还请稍宽圣心,以让天下人感到幸运……”
哲宗废掉孟皇后之后,有心立即将刘婕妤“转正”,但遭到许多正直大臣的反对,刚好这时济阳郡王赵宗景的妻子死了,此人便向哲宗提出申请,想把自己的小妾杨氏扶为正妻。  赵宗景与哲宗的爷爷平辈,于是哲宗就批准了。
可是御史陈次升却借沟出水,当即公开弹劾赵宗景违反了皇室官员不能立妾为妻的规定,他说:“赵宗景位高权重,一有什么动作,皇室的其他成员必会效法。现在他因为丧妻,要立自己的侍姬为正室,如此让卑者为尊、幼者为长的行为,不但会让皇室的名份紊乱,人情也无法安妥了。再说皇室的嫁娶,必须门当户对,凡是家中无人为官者,都不许相配的。杨氏的出身卑微,若被转为正室,既不符合本朝的律条,也违背了历代的礼法。昔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在葵丘大会诸侯之时,就特地告诫过大家‘不能以妾为妻’。现在一个宗藩大臣,竟敢向天子提出这个要求,一旦获准,便会被传之天下,书入典籍,当今的圣朝岂不为会之受累?还望陛下降旨让有司重新审核……”
在陈次升的坚持下,哲宗只好收回同意赵宗景立妾为妻的陈命,并暂时作罢立刘婕妤为皇后打算。
绍圣六年(1099年),刘婕妤为哲宗生下儿子赵茂,哲宗大喜,立马册封刘婕妤为皇后。谁知好景不长,这娃子才活了六七十天就夭亡了,哲宗因此很是伤心。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8 09: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传说吧
专属句容本地社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句容联盛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GMT+8, 2021-10-17 19: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